汪建平:做善事,医生是最好的职业 - 中山大学新闻网

2019-01-02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-1 点击:

分享到:

  汪建平:做善事,医生是最好的职业 - 中山大学新闻网汪建平:做善事,医生是最好的职业 稿件来源:羊城晚报

   作者:宣传部

   编辑:

   发布日期:2007-06-09

   阅读次数: 在百度新闻中搜索“中山大学汪建平”只找到30多条内容,这与他“中山大学副校长、医学部主任、药事管理委员会主任、中国著名肛肠病专家、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、附属肛肠病医院院长、全国结直肠肛门外科学组长、广东省医学会副会长……”一系列的头衔和荣誉不符,不过却符合他一贯低调的作风。 患者的“心病”:名医24小时待命分文不收 评价一个医生,患者的看法举足轻重。 韩先生,广州某单位退休干部,他曾因克隆恩病———肠病中较复杂的一种———在2005年接受手术。不久后,出现了严重的腹腔感染,呕吐不止,发烧了一个月,2006年4月,汪建平主刀为他进行了第二次手术,已出院一年。 “你怎么写都不过分,这个医生的医术和医德都没得说,你相信我!”得知我们的来意,韩先生一口气讲了许多一年前的点点滴滴。 他记得,在手术后一连几天,汪建平除了每天一早来查房外,半夜十一二点还会再来。如果出差在外,汪建平每天都发短信到韩先生的手机,询问他的体温、进食、大便等详细的“一手信息”。作为老病号,韩先生很清楚,像汪建平这样的主任级别,没有必要每天来病房,甚至一天来两次,他完全可以听下级医生汇报。 一开始,韩先生为自己的特殊待遇受宠若惊。后来,他发现汪建平对每个患者都这样。 病人们大多有汪建平的手机号,有问题都可以发短信息给他,他有问必答,回复得还相当快。许多病人都笑称他为“夜猫子”。他们不知道,他作为大学副校长、医学部主任,还承担着繁重的行政、科研和教学任务,做“夜猫子”是不得已。 这次手术非常成功,韩先生至今再未出现感染。他给汪建平的红包,当场就被推了回来。如何向这个好医生表达自己的感谢,成了韩先生这一年多来的一块“心病”。 秘书的“账本”:六年间退了40多万元红包 韩先生的红包推掉了,那些实在推不掉的红包怎么办? 在创建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之前,汪建平长期任职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直肠肛门外科,那时他在肛肠病领域已是赫赫有名的专家,全国各地慕名找他做手术的病人络绎不绝。 中山大学附属一院普外科行政秘书给我们翻出了一个笔记本,上面记录了从2001年至今她替汪建平退掉患者红包的清单。 “2001年3月9日,退36床3000元。”这是笔记本上的第一笔记录。 这个秘书还记得,当时她刚担任行政秘书不久,汪建平交给她一个红包,“这是36床病人的,打到他的住院账户上吧”。办事细心的秘书保留了预付金的交费凭据,并在一个本上做了记录,没想到后来竟记了好几页。 汪建平解释,手术前的红包不能“硬推”,否则患者产生许多不必要的心理包袱,想“我这病是不是没救了,你看医生连红包都不敢收了”。 这个小账本上,几年累积的红包金额已有40多万元,其中最大的一笔3万元整。秘书说,这只是她自己经手处理的记录,由其他同事经手代退的还不包括在内。 领先的理念:救命之外让病人做正常人 作为中国医术高超的肛肠病专家,汪建平尤其擅长直肠癌根治术、保肛手术、TME和自主神经保护的直肠癌根治术等。而近几年,他研究的重点就是在根治的前提下,如何保留病人的排尿功能、排便功能和性功能,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。 由于饮食结构和生活方式的变化,大肠癌在我国的发病率持续上升,在所有癌症发病率中高居第三位。低位直肠癌手术一个很大的“后患”,就是病人性功能受到损伤。全世界低位直肠癌术后患者出现性功能障碍的比例大概为50%,而在我国这个比例高达40%-80%。 汪建平在教研中不断给学生及年轻医生灌输这样的理念:手术可以救活患者的命,而对于医生要考虑的是,如何在保命的前提下,尽可能保留他的各种功能。如果病人再不能勃起、射精,或者终生带粪袋,就算活下来生活质量也不高。 汪建平因他主持研究的“直肠癌保功能手术系列研究”获2006年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。已经损伤了射精神经,如何利用干细胞去修复,这是汪建平和他的团队正在进行的国际最前沿的研究。 ■对话汪建平:绝大多数病人对医生很宽容 记者(以下简称记):现在医疗纠纷很多,医患关系非常紧张,医患之间的信任危机也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,作为一个有20多年从医经验的医生,您怎么看? 汪建平(以下简称汪):医生出错是难免的,他也是人,就算是神仙也有敲错鼓的时候。但是我觉得中国的老百姓很好,绝大多数的病人对医生还是很宽容的,个别去医院闹事的,可能是受人挑唆。我当了这么多年医生,没遇到过。有时候病人出了院,还会回来看一下我,让我很感动。病人有点意见不高兴也是很正常的。 记:现在的医疗纠纷多了,您认为问题是出在患者,还是医生? 汪:这是双方面的问题。发生医疗纠纷,作为医生,应该从医生这方面多找原因,包括是否和病人沟通不够,解释不到位,出了问题你没有让患者感觉到你在尽全力、及时地去处理,造成了病人的不理解,甚至误解。病人来医院是来看病的,不是来找矛盾。另一方面,医疗纠纷的增多,也与患者维权意识的提高有很大关系。 记:和老一代医生比,年轻医生的责任感和救死扶伤的职业神圣感是不是减弱了? 汪:可能会受影响,其实我们的教育也有关系。他们应该从一进入医学院校就开始加强这方面的教育。在这个阶段,让他们意识到,从救死扶伤中,获得成就感和人生价值的体现。 记:您有没有把这个观念灌输给学生? 汪:(大笑)我经常跟他们说,我天天在做善事,我怀着做善事的心。我告诉他们,医生是天下最好的职业,在谋生的同时,天天在做善事。 记:是不是说做医生不仅是个技术活,对人文素养的要求也很高? 汪:对,它跟普通职业不一样。医生不仅仅要掌握医疗技术,对人文素养的要求也很高。人文素质在一个医生应具备的素质中占了一半的地位,和医疗水平同等重要。我们现有的医学教育体系在这方面确实还存在不足,不过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。 记:想问您个题外话,您的许多同事甚至家人都投诉您总不接手机,是什么原因? 汪:我有几种情况绝对不接电话。一是手术时,二是出门诊时,三是和人单独谈话时,这是对别人起码的尊重。比如说和病人谈手术方案,我一会儿接个电话,谈话不断被打断,患者能放心让你做手术吗?出了问题能不怀疑你没有尽心治疗吗?其实我和你刚才谈话时,手机就震动了几次,既然不能接,索性看也不看,万一知道是哪个重要人物打来的,不接心里还有点不安,注意力该不集中了。 ■汪建平经常跟学生们说,医生是天下最好的职业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六合之家-香港正版六合资料-香港六彩最新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